润通现货区块链

润通现货是传销吗区块链年终盘点:“梦想”并不是最初的梦想

2018-12-21 17:25:25 润通现货

“过去与区块链的灵光相会,只把痛处给我们留着,我们缓缓淌过神秘之河,而你却已经一跃而过。”“颠覆”一词俨然成为区块链项目的标签,而媒体又是其中重要的一环。和其他行业相比,区块链媒体的行业周期要短得多,多则半年少则几个月,年初从遍地捡钱到年末批量灭亡。8月召开的《中国首届区块链媒体社会责任论坛》上的一组数据显示,从2017年8月到至今,新增的区块链媒体和媒体高达485家,平均每天都会有一家区块链媒体诞生其中。从百花齐放到大范围裁员、倒闭、转型,区块链媒体在短短的几个月之内完完整整的经历了另一种行业的一个周期。回顾过去,许多人对于这个行业的印象都是:从业者鱼龙混杂,职业操守不堪重负,大约有90%以上的区块链媒体被认为是骗子。

润通打造全国最大农产品现场交易平台,润通现货商品交易怎么赚钱?

举例:某品牌香烟零售价10元一包。如果一次买进一条烟(10包),厂家配送一包特价烟只要2元,11包烟共计成本为102元。

一周后所有烟按零售价出售,11包烟卖出得到110元,利润为110-102=8元,这是买卖一条烟的利润,如果买一万条烟呢?利润就是8万元。

买十配一,买得越多,配的特价商品越多,利润也就越多!润通现货赚钱就这么简单!

润通免费注册链接

https://wx.rt868.com/rtwx_new/user/showlogin.rt?r=028915677388663

注册后加群主微信964681127 进群学习

Vpay官网注册,Vpay怎么赚钱,Vpay官网




一 野蛮生长


媒体行业,可以说所谓的新闻消息是有限的,各大自媒体人还要拼时拼效应的创作与行文角度,自然没有时间沉淀创新,于是其中媒体之中含有不少的鱼目混珠、滥竽充数者在其中。


在今年年初,钛媒体与链得得创始人赵何娟怒怼金色财经侵权链得得独家文章,引起了区块链媒体行业人的广泛关注。赵何娟表示金色财经已经不止一次抄袭链得得平台文章,并其中还晒出了多张图片以此证明。


然而对于区块链行业这个风口而言,区块链媒体的野蛮生长,涉嫌抄袭的似乎还只是其中之一。作为所谓的颠覆互联网时代的一个风口,市场之内从来不缺乏恶意炒作,从中坐取渔翁之利的人。


此前,区块链行业一些机构和“大佬”的只言片语毫不避讳的夸大,渲染比特币造福的神话,从而打着区块链这个大旗实行传销骗局,发行空气币、资金盘等,而其中一些区块链媒体也从中盲目跟风、唯利是图、推波助澜。


目前区块链技术还在发展阶段,很多商业模式并不完备,各个项目不够成熟,然而在利益的诱惑之下,不少投资者相信一面之词趋之若鹜,到最后发现被骗之后后悔莫及。


今年不少因为媒体吹捧的项目,从辉煌到最后跑路。之前一则“一天募集事宜的天空连欺诈案”,可以说就是典型的恶意炒作。太空链项目团队在私募白皮书中严重造假,利用白皮书进行夸大宣传,来哄抬自身身价的目的,媒体夸大项目本身,导致不少投资热深受其害,成为了被割的韭菜。


区块链本是一个技术,但却正往概念之路上行走。作为一种底层技术,区块链将数字货币在很短的时间之内演变成了一个全世界都为侧目的存在。但是,对于区块链而言始终都是一种技术,它不仅能够发币,还可以与食品溯源、版权保护诸多行业发生联系。


然而,经过媒体的鼓噪和资本的推动之下,区块链似乎正在演变成为一个概念。区块链其实只有在媒体的推动下才会真正走到大众面前,但如今一些媒体普遍存在价值观混乱,断章取义,讲述不实报道,为许多创业者、投资者带来不确定的消息。


二 乱象丛生


2018年3月,有相关消息称,一个200阅读量的区块链自媒体收10万发稿费,而一位传统财经记者做公众号仅20余天,阅读量没有上前,就已经有6位投资人找到他。


据相关媒体透露到,在年初时一些区块链的头部媒体,月收入最高能达到2000~3000万元,而其中贡献最多的就是有偿新闻。


统计数据显示,今年以来,全国各地已上线近百家区块链媒体。月薪3万招聘记者、6万招聘编辑,大手笔的招聘消息比比皆是。


目前区块链媒体大多数是以资讯为主,内容蕴涵行业信息、人物访谈、数字货币报价等,其中的消息真假对于普通人而言难以分辨;还有一些媒体的定位很明确,就是为1CO项目宣传站台,从而希望搭上区块链的风口狠狠赚一笔。


而对于网上流传的“月薪3万招聘记者、6万招聘编辑”的说法,一些传统媒体人表示,“这其中不排除有些是自我炒作”。


据IT桔子数据显示,区块链媒体中尚未获得投资的比例占据50.31%,获得天使轮融资的比例占25.16%,获得A轮融资的仅为8.81%。数据显示,在今年三月期间,梅花天使创投投了深链财经、巴比特;Pre-Angel投资了深链财经、中欧区块链观察;IDG等投了火星财经;曹国熊的普华资本和傅哲宽的启赋资本等也均有动作。


资本入场,乱象丛生。


三最初的梦想


曾经一个做记者的人表示到:“其实自己刚入行的时候,每个记者都怀抱着崇高的理想,愿意为挖掘真相而奉献,可以牺牲陪伴家人和朋友的时间,放弃自我的需求,将对行业的信仰放在首位。”


然而到最后却是,最初的梦想被现实一口“吃掉”。


杨浩(化名)是一家币圈自媒体的创始人。其实他出身于传统媒体,受过专业的新闻训练,本来自己也并不赞成币圈“割韭菜”的玩法。在今年年初,杨浩注册了一个公众号,准备“把专业媒体理念带到区块链行业当中”,但是自从进入币圈、链圈没过多久,在利益的诱惑之下,其心态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他表示:“有钱为什么不赚呢?”很多希望为1CO造势的项目不断上门“送钱,动辄几万几十万,而他们需要做的就仅仅只是帮他们发布几条推广软文而已。


在从其中获得第一笔资金的之后,杨浩慢慢地开始沦陷其中,不仅不再避讳为圈钱项目摇旗呐喊,甚至还收钱为雇主充当“水军”。


还有一些人表示:“这些钱我们不拿也会有其他人拿的。”


而一位币圈自媒体的前负责人对币前线研究社表示:“币圈自媒体,说实在是媒体,但其实最后干的却是公关、营销的买卖。它们靠着为项目发布软文广告、做宣传维持生计。”


对于项目而言,如果要上交易所至少可能要花费几百万元,其中会有大约30%的用在媒体的宣发上。因为区块链是社群玩法,以传播获取所谓的“共识”,所以媒体是至关重要的一部分,也是除了交易所之外割韭菜最严重的一环。


在今年年初,圈内行情好的时候,自媒体对项目方的要价更是高的离谱:一片签字左右的稿件动辄收费1.5枚比特币,更甚至有自媒体开出一篇稿件10元的高价,其中包含了50%的法定货币,50%的项目方Token。即便如此,还是有许多项目追赶者上前。


对于投资者而言,“夸大、虚假的媒体宣传”会影响他们的投资判断。与科技媒体的读者不一样的是,区块链媒体主要面向的是散户,因为这里算是一个二级市场。所以,大部分自媒体的出发点并不是传播区块链相关的知识,而是想方设法的获取散户们的信任,并从项目方完成变现的手法。


自媒体其实也是利益链中的一环,似乎很难有人超脱,也就没有当初的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