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数字货币发展的全球概况及启示,央行数字货币最新消息

2021-03-03 16:21:04 网络投搞

央行数字货币最新消息:央行数字货币是“不同于传统准备金或结算账户余额的央行货币的数字形式”,它是一种数字支付工具,以国家记账单位计价,是中央银行的直接负债。根据国际清算银行2021年1月发布一份对全球65家央行截止2020年底各自央行数字货币发展情况的调查报告,86%的受访央行正在进行央行数字货币的研究或实验。同时,越来越多的央行正在从研究转向实际的试点。本文论述了央行数字货币发展的全球概况及启示,敬请阅读。

炒币机器人,量化交易软件,马特量化机器人

一、央行数字货币的定义


根据国际清算银行支付及基础设施委员会的定义,央行数字货币是“不同于传统准备金或结算账户余额的央行货币的数字形式”,它是一种数字支付工具,以国家记账单位计价,是中央银行的直接负债。
二、央行数字货币正面价值和潜在风险
(一)正面价值
一是确保公众继续获得央行货币。随着现金使用的持续减少,央行数字货币可以确保公众继续免费、无摩擦的取得央行货币。二是增加支付的多样性及竞争。与其他金融基础设施一样,有可能导致集中和垄断或碎片化,当少数系统占据主导地位时,可能会出现高进入门槛和垄断。三是促进金融普惠。特别是对于存在数字鸿沟问题的老年人以及偏远地区的人而言,可以改善其支付的便捷及安全。四是支持公共隐私。现金的一个关键特点是匿名,但央行数字货币相对于银行转账,基于其自身的技术特征,可以进一步改进电子支付的匿名性。五是改善财政转移支付的效率。新冠肺炎疫情说明了在危机中拥有高效的基础设施,让政府能够迅速将资金转移到公众和企业手中的价值,具有用户身份识别特征央行数字货币可以更加高效地完成财政转移支付并更好地监测和控制资金的用途和用量。
(二)潜在风险
一是影响货币政策传导。计息可能是央行数字货币的特征,计息的CBDC可以立即将政策利率变化传递给央行数字货币的持有人,但这可能加剧与银行去中介化以及使资金流动更加不稳定。二是可能导致银行的去中介化。现金是公众目前获取央行货币的唯一方式,但随着央行数字货币的发行,可能会导致公众更多地持有央行数字货币而减少持有银行存款,从而导致银行作为金融中介的能力和作用弱化,出现银行的去中介化。三是干扰货币主权。私人发行的数字货币和外国发行的央行数字货币带来的一个风险是,如果一国国内用户大量使用它们,会导致国内主权货币使用的减少。在极端情况下,这种“数字美元化”(digital dollarisation)可能会导致一种国家货币被另一种国家货币取代,国内中央银行逐渐失去对货币事务的控制。
三、央行数字货币发展的全球概况
根据国际清算银行2021年1月发布一份对全球65家央行截止2020年底各自央行数字货币发展情况的调查报告,86%的受访央行正在进行央行数字货币的研究或实验。同时,越来越多的央行正在从研究转向实际的试点。自2020年以来,一直有一个已运行的CBDC,即巴哈马的“沙元”(Sand Dollar)项目。
(一)中国
中国央行数字货币已于2020年8月进行了试点封闭运行,对比全球主要经济体,中国央行数字货币的操作层面上处于领先地位。同时,中国央行数字货币的快速发展,也引起了国际社会特别是美国、欧盟的重视和警惕。一方面,刺激了美欧加快自身央行数字货币发展的步伐;另一方面,也引发美欧关于中国利用央行数字货币来挑战“美元霸权”的猜测和怀疑。
(二)美国
目前,美联储的波士顿储备分行正在与麻省理工学院数字货币倡议(MITDigital Currency Initiative)合作进行零售央行数字货币的研究,该研究将是开源的,供所有人审查。与此同时,美国积极参与于了央行数字货币领域国际合作,特别是与其传统盟友。2020年10月9日,国际清算银行发布由加拿大央行、日本央行、瑞典央行、瑞士央行、英国央行和美国央行以及欧洲央行和国际清算银行共同研究并完成的《中央银行数字货币:基础原则与核心特征》研究报告。报告全面分析了央行数字货币的动力、价值、机遇与挑战,在此基础上提出了央行数字货币发行的基础原则及核心特征,并对核心特征的技术选择予以阐述。可以看出,整体上,美国高度重视央行数字货币且该领域的研究并未明显落后。
(三)欧盟
欧盟目前尚未推出自己的央行数字货币,但欧盟已经对央行数字货币在理论、影响及技术实现方式进行了系统、全面的研究。2020年10月,欧盟发布了《数字欧元报告》,对数字欧元予以系统阐述。数字欧元的推出,仅是时间早晚问题,所有理论及技术问题已经被解决。欧盟同样高度重视国际合作,除上述合作项目外,2016年12月,欧央行和日本央行共同启动“星云项目”(Project Stella),以验证DLT技术在金融市场基础设施上的概念设计以及现实适用性。截止目前,日本央行和欧洲央行就该项目计划已完成四个阶段研究,并分别发布了相关研究报告。因此,整体上看,欧盟适时推出数字欧元没有理论和技术障碍。
四、对中国的启示
(一)扎实稳妥推进自身央行数字货币方案
央行数字货币是主权国家应对数字金融带来的诸多挑战的必然选择。正是基于央行数字货币在国内及全球金融及更广泛领域的重要影响,中国央行数字货币在全球主要经济体的率先试运行才会引发美欧的广泛关注甚至猜疑。对此,美欧的部分典型观点认为,“如果中国央行数字货币成功,中国可以使在中国做生意的外国公司持有数字钱包受到国家监视。中国还能够以此为以中国为中心的数字货币集团奠定基础,这将削弱美元的全球地位,并为其提供保护,使其免受美国可能在日益激烈的竞争中实施的金融制裁。总体而言,只要中国依赖一个由另一个超级大国主导的金融体系,它就不可能成为一个真正的超级大国,中国央行数字货币正是中国应对这一挑战的努力”。客观而言,美欧的此类观点一定程度上符合央行数字货币具有的发展潜力,尽管单纯依靠数字货币这一技术方式无法实现这一潜力,但在中国综合实力以及发展潜力的背景下,这一潜力实现的可能性无疑已经变得不容忽视。对于中国而言,从国际竞争的角度而言,美欧所忧虑的,也正是中国应当积极发展的。因为本质上,在发展机遇面前,任何一个经济体都是平等的。因此,中国应当扎实稳妥地推进自身央行数字货币计划的实施,力争让中国央行数字货币成为全球率先进入正式应用且成熟的全球主要经济体的央行数字货币。
(二)强化央行数字货币潜在风险的有效管理
央行数字货币的潜在风险同样不容忽视,但客观而言,任何新生事物的风险在其产生之初是不可能穷尽识别的。更为关键的,数字金融及央行数字货币发展的趋势不可阻挡,利弊权衡以及风险管理只能在这个背景下积极及具体地因应。目前,对于央行数字货币潜在的主要风险,无论是在跨境影响层面还是在国内影响层面,在理论及技术上均已经形成较为成熟的解决方法及策略,重要的是在具体实施的过程中将相关风险管理机制落到实处细处,并形成动态的风险预警、识别及管理机制。因此,强化央行数字货币潜在风险的有效管理是中国央行数字货币成功不可或缺的重要支柱。
(三)加强央行数字货币的国际合作
央行数字货币必然涉及跨境使用以及跨境影响,因此,其技术实现方案、所依赖的金融基础设施以及与其他经济体央行数字货币系统的互操作性等问题天然需要加强国际合作。如上所述,尽管美欧目前在央行数字货币的运行操作方面暂时落后于中国,但其央行数字货币方案的启动自始具有突出的国际合作特征。且其目前已经基本完成了相关理论、技术实现方式以及影响的研究及论证。因此,对于中国来说,应当更加重视加强央行数字货币发展的国际合作,特别是与友好国家以及“一带一路”倡议沿线国家的合作,为扩大中国央行数字货币的现实影响以及最终更广泛的跨境使用奠定基础。